百赢棋牌:中国移动社会渠道中国移动社会渠道管

发布日期:12-02 作者:admin

  • 正文内容
  • 相关推荐

合作商反映, 移動業務方面的利潤率在下滑, 目前大致在 15%左右, 但橫向比較看, 移動業務的利潤率相對於其他行業來說還是較高, 因此合作商並沒有放棄移動業務的意思。但前些年做移動業務的巨大利潤與目前利潤下滑的現狀相對照, 一些代理商心理上產生不平衡或失落感。 調查發現, 大部分合作廳業務結構中, 手機終端銷售收入和移動業務方面收入比重大約在 7: 3, 而這個比例在幾年前是 3: 7; 在移動業務方面, 放號收入仍然是最重要的收入來源, 但來自服務和新業務提成收入比例在上升。 【以下是訪談記錄的節選】 „„對, 就是這個, 營業廳我開也沒有什麼意義了, 業務我也辦不了 , 然後是給別人打工特別難, 現在營業廳的指標都很重, 其實我們賺不到什麼錢, 比如說有指標來„辦不了怎麼辦? „„我通訊做了十幾年, 現在一直在做, 通訊這口飯越來越難吃, 有一種感受, 現在這個行業裡面壓力越來越大, 第一個是手機的競爭、 第二個就是營業員在我們那裡上班整天提心弔膽, „, 因爲我做的時間比合作商普遍反映營銷任務指標重, 經營壓力感覺很大。

部分時期會賺不到錢, 有危機感, 付出與回報不成比例。 合作商認爲在任務指標重的情況下, 就會被迫採取一些違規的做法, 會導致客戶投訴的增多, 服務質量的下降。 【以下是訪談記錄的節選】 „„因爲完不成要扣錢的。 我們現在的指標是這樣規定的, 這個指標必須完成 90%, 完成80%扣五百, 70%扣一千, 這樣扣的。 如果我完不成的話, 所有的前面做的都沒有了, 所以我們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就幫用戶開了, 現在客服就說你們在幫客戶私開業務, 那我們就說你們這麼多指標完不成要扣我們錢的, 那我們怎麼辦? 你現在是規定我們必須要完成百分之多少。 „„也是考核, 可能是領導層層壓下來的指標吧, 沒辦法, 我們也不知道實際情況是這樣的, 當個領導也難做, 移動公司現在的指標太重了, 沒辦法, 各個領導都有指標, 小領導有小領導的指標, 大領導有大領導的指標, 有什麼辦法呢。 大領導把指標分到小領導了,小領導就直接壓到直接幹活的人這邊, 全部都是這樣。三、 運營成本增加, 合作商的利潤率在下滑, 收益持續走低 目前各地的房地產價格和租費在不斷地攀升, 隨著新勞動法的實施和物價上漲, 服務人員的工資也在不斷提高。

比如, 某合作商反映, 幾年來, 人員數量增加了 8%, 但人工費用卻增加了 130%。 合作商反映, 移動業務方面的利潤率在下滑, 目前大致在 15%左右, 但橫向比較看, 移動業務的利潤率相對於其他行業來說還是較高, 因此合作商並沒有放棄移動業務的意思。但前些年做移動業務的巨大利潤與目前利潤下滑的現狀相對照, 一些代理商心理上產生不平衡或失落感。 調查發現, 大部分合作廳業務結構中, 手機終端銷售收入和移動業務方面收入比重大約在 7: 3, 而這個比例在幾年前是 3: 7; 在移動業務方面, 放號收入仍然是最重要的收入來源, 但來自服務和新業務提成收入比例在上升。 【以下是訪談記錄的節選】 „„對, 就是這個, 營業廳我開也沒有什麼意義了, 業務我也辦不了 , 然後是給別人打工特別難, 現在營業廳的指標都很重, 其實我們賺不到什麼錢, 比如說有指標來„辦不了怎麼辦? „„我通訊做了十幾年, 現在一直在做, 通訊這口飯越來越難吃, 有一種感受, 現在這個行業裡面壓力越來越大, 第一個是手機的競爭、 第二個就是營業員在我們那裡上班整天提心弔膽, „, 因爲我做的時間比合作商大部分清楚知道移動公司渠道政策, 認爲移動公司發展自己的自有渠道無可厚非, 但移動公司不可能把所有的業務都自己做, 代理商還是有自己的發展空間。

目前一級代理商重點要抓住 C 類集團客戶的服務業務, 爭取做強做大。 合作商認爲, 移動公司自有渠道的建設對合作廳發展有衝擊, 特別是合作廳業務辦理權受到限制, 使業務量逐漸萎縮。 同時, 合作廳開辦的審批程序不嚴格, 導致某些地區的合作廳發展過快, 與移動公司的業務發展不成比例, 並且這些合作廳魚龍混雜, 移動公司並沒有一個統一的規範的標準去管理和影響有實力的合作廳發展。 對於既做手機銷售又做移動業務的代理商來說放號收入並不是主要收入, 如果移動公司把放號權收回, 對他們的影響並不大; 但對於單純做移動業務的一級代理商來說, 批卡與放號收入是他們的主要收入, 其次是增值業務收入, 充值收入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部分合作商也在進行業務轉型, 個別合作商在合作廳建設和管理上投入減少, 部分投資到其他產業中; 有些合作商加大手機終端銷售在業務結構中的比重, 爲 3G 時代做準備。 【以下是訪談記錄的節選】 „„這裡就是要根據整個移動市場的變化(來制訂對策) , 像我的考慮並不是說要離開這個市場, 我有可能考慮從現在實際情況出發。 實際上我們整個價值鏈是最後一環, 作爲我們來講, 整個價值鏈中間基礎要做好, 作爲我們整個手機市場來說, 我就考慮到跟著移動公司繼續做; 第二個, 根據自己的網點發展, 肯定是做下去, 至少我自己認爲, 三五年之內 整個移動手機的銷售量、 網點的擴充應該講不會產生很大的影響, 能不能幹得過人家是自己的事情, 市場是存在的。

當然還有一點, 整個價值鏈上, 我們還要往上做, 像 3G 或者SP 我也在做。 „„我想, 移動公司像現在做的最好的一種方式還應該是做服務外包。 覺得還是一種比較好的模式, 自己做未必是最好的一種服務方式。 就從他目前做的這麼多自建廳, 還有它開的這些賣場, 營業廳的運作可能相對還好一點, 賣場運作肯定是不行。 六、 渠道衝突時有發生, 合作也部分存在, 但都未成氣候 合作商之間由於利益紛爭或爲完成移動公司下達的任務指標, 會出現局部或個別時期的爭鬥; 也會因利益需要, 小部分合作商之間進行小範圍的合作。 從現實來看, 出現嚴重渠道衝突或聯合一致的可能性都很小, 渠道衝突處在可控狀態。 【以下是訪談記錄的節選】 „„衝突競爭有, 像換卡, 這個月我爲了完成指標, 我就規定 100 塊的, 他就 99 塊放掉了 , 然後有時候放卡客戶, 今天到你那兒, 明天到我這邊來了, 矛盾怎麼產生的, 他在我這邊說你什麼、 什麼, 然後到你那邊說我什麼、 什麼, 大家放在心理, 不衝突的有時候要溝通打個電話, 要溝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