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赢棋牌:穷富翁大作战穷富翁大作战令人崩溃的

发布日期:11-28 作者:admin

  • 正文内容
  • 相关推荐

最近有一個特別熱門的話題窮富翁大作戰,「996工作制」,很多人都抱怨著沒有邊際的加班苦逼工作。

996的火爆源於程式設計師聚集地(程式設計師內部社區),發起人這樣寫道:「什麼是?工作996,生病ICU」,以此抗議「不人道」的工作方式。

996工作制,明明是一種不合理的無薪延長工時的工作制度,但是在現代社會中,這種勞動者與資本家不可調和的矛盾,慢慢被合理化了,「受害者」也逐漸默許了。

因爲房貸、車貸、育兒、養老、就醫等座座大山壓在身上,愈來愈多的人無法逃離,也不敢逃離。

ICU被大家熱議,人民日報、新華網等媒體大咖都紛紛發表相關評論。

馬雲爸爸說:如果你年輕的時候不996 ,你什麼時候可以996?

劉強東說:不能拼搏的人不配和我做兄弟。

工作高於一切的任正非,更是將奮鬥拼搏發揮到了極致。

1

華爲能在20年之間迅速發展至世界著名科技企業,也與華爲的管理制度和企業文化有著非常大的關係。

華爲的企業文化爲「狼性文化」,華爲前副總裁李玉琢曾經在三次提出離職的事件中也透露出了自己對華爲文化的看法。

1999年11月1日,李玉琢第1次向任正非提出辭職,理由是身體健康不佳和家庭原因,但是任正非沒有作出回應;

一天後,李玉琢再次提出辭職,還在信中寫道:由於身體和家庭的原因請求離職,想趕緊回到北京過正常人的家庭生活,並且在家人的照料下逐漸恢復已經很糟糕的身體。

當時的李玉琢已經患有冠心病,但是同樣,這次還是沒有得到任正非的回覆。

11月3日,李玉琢第三次寫信辭職,信中提到,華爲的工作節奏太快,自己身體有病窮富翁大作戰,需要回到北京讓家人照料。這次,任正非終於有了回復。

在交談的過程中,李玉琢說道:我不想拖累華爲,另外,愛人又不在身邊,我已經七年單獨在深圳。

任正非挽留道:那你可以教你的愛人來深圳工作嘛!

李玉琢答道:她來過深圳,呆過幾個月,不習慣,又回北京了。

任正非立刻說:這樣的老婆你要她幹什麼?

這段話被曝光後,一度引起了很多人的討論,但是也可以看出任正非對待工作的態度,在他眼裡,工作高於一切。他是工作狂,可以爲工作犧牲一切。

鄰國日本,更是將工作高於一切發揮到極致,日本是一個以「過勞死」而臭名昭著的國家,日文過労死(かろうし),甚至被列入牛津英文大詞典。

日本一位專門研究「過勞死」社會現象的教授,森岡孝二,也是日本關西大學的名譽教授。他在課堂上談論這個話題時,就曾有一位學生問他說:一個男人出來爲工作賣命,難道不是光榮的嗎?

從這個提問可想而知,日本人對於工作的這種看法是多麼深入人心,所以日本有一個講法叫「會社人間」,說的就是每一個勞工階層的人都是「公司人」。

爲工作賣命並沒有什麼不對,但是,這個世界上更多人的996,並不能讓我們走上人生巔峯,更多的人忙到沒有自己的時間,只是迫於生活的無奈。

即使是,生活也不會變得更好。

2

香港真人秀節目《窮富翁大作戰》,邀請富人潛伏到基層羣衆中體驗生活,順便探討一下:「有錢到底是天註定還是靠雙手」。

Eric是個商人,遊艇美女高爾夫、跳舞喝酒有追求,除了髮際線沒啥值得擔憂。

他認爲人窮不能賴社會,主要還是個人規劃不到位,於是自信滿滿的拿著15塊錢,化身街頭流浪漢。

露宿街頭第一晚就天降暴雨,Eric也無心睡眠,天沒亮就開始找工作,找了幾家終於當上了外賣小哥,沒幹上半天就被辭退,

心高氣傲的千萬富翁,也最終流下了委屈的淚水。

等到第二晚,他已經小小品嘗了生活的艱辛,開始自暴自棄。

從垃圾桶翻出兩塊紙板鋪在地上,脫掉上衣就地而眠,哪還有當初摟著美女跳探戈的意氣風發。

第二天醒來又去幫人扛報紙打零工,好不容易賺到10塊錢,晚上睡覺的紙板又被人拖走了。

最後Eric認真總結了這次經歷,說出來的卻是我們多數人的困境。

3

Joyce,典型小資白富美,家庭條件優渥,嫁給富豪生子後辭職,專注做好Party Queen。

她去體驗的是個低保家庭,家裡兩個孩子,其中一個還有多動症,所以她不僅要照顧孩子,還要打零工養家餬口。

現實是高學歷高知識並沒能給她帶來便利,連想爲孩子添置書桌,也要去撿別人不要的廢紙箱。

這個上街計較幾分幾毛菜錢的人,身上哪兒還有從前富婆的影子呢?

剛開始她是信心滿滿來的,但一會兒電飯煲壞掉、一會兒煤氣竈打不開火,還有喜怒無常的孩子,拍攝到後半段她已經動了提前離開的打算,

可能生活的激情就是被這些小事消磨掉的。

節目組爲了安撫她請來了她的老公,她才告訴老公最讓她崩潰的並不是貧窮,而是暗無天日看不見希望的生活。

4

阿永,畢業於哈佛的社會精英,現任某公司總裁,抱著學習的態度參與節目,

他認爲即使深陷艱苦生活,依然不能停止尋找樂趣。

於是住進不足5平米的板間房,從事垃圾處理工作,每天早上在垃圾車到來前,都要把19層樓的垃圾聚集到一起。

第一天就因爲幹活兒太慢沒趕上垃圾車,被老闆一通臭罵。

這時候的他再也沒有樂趣能體驗了,每秒鐘想的都是坐下休息會兒,下班後更是直接跟攝製組商量換工作。

辛苦一天回到家,睡覺的地方空間逼仄、蚊蟲亂飛,最後只能拿上鋪蓋捲兒,流浪街頭。

換工作是不可能的,他被迫克服困難,慢慢和清潔大姐、鄰居低保戶打成一片,融入集體以後心態變好了一些,但生活依舊毫無起色。

這部真人秀主打「貧富差距」和「階級跨越」的問題,最後當有錢人親身體驗過底層人民的生活後,不約而同的認爲,他們當下的困境並不是努力能夠解決的。

而那些所謂的貴氣,不過是用錢堆砌出來的華麗面具,貧窮又瑣碎的生活早晚會把他們打磨一空,當你連基本生活都自顧不暇,談什麼理想、追求,都是毫無意義。

很多人都有遠大的志向,憧憬著夢想實現後的美好未來,想像著實現財務自由後的精彩生活,但是現實與夢想之間的距離,並不只是努力那麼簡單,社交、人脈、資本、資源等各方面的條件,都是不可忽視的因素。

簡而言之,沒有財商思維,只是一味的用生命、用時間去換錢,財務自由永遠都是遙不可及的夢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