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巴女王示巴女王巴啦啦魔仙女王被俘巴啦啦小

发布日期:11-28 作者:admin

  • 正文内容
  • 相关推荐

示巴女王

列王紀上十章一至廿九節

1示巴女王聽見所羅門因耶和華之名所得的名聲,就來要用難解的話試問所羅門。2跟隨她到耶路撒冷的人甚多,又有駱駝馱著香料、寶石,和許多金子。她來見了所羅門王,就把心裡所有的對所羅門都說出來。3所羅門王將她所問的都答上了,沒有一句不明白、不能答的。4示巴女王見所羅門大有智慧,和他所建造的宮室,5席上的珍饈美味,羣臣分列而坐,僕人兩旁侍立,以及他們的衣服裝飾和酒政的衣服裝飾,又見他上耶和華殿的台階(或譯:他在耶和華殿裡所獻的燔祭),就詫異得神不守舍;6對王說:「我在本國里所聽見論到你的事和你的智慧實在是真的!7我先不信那些話,及至我來親眼見了才知道人所告訴我的還不到一半。你的智慧和你的福分越過我聽聽見的風聲。8你的臣子、你的僕人常侍立在你面前聽你智慧的話是有福的!9耶和華——你的上帝是應當稱頌的!他喜悅你示巴女王,使你坐以色列的國位;因爲他永遠愛以色列,所以立你作王,使你秉公行義。」10於是,示巴女王將一百二十他連得金子和寶石,與極多的香料,送給所羅門王。她送給王的香料,以後奉來的不再有這樣多。

(11希蘭的船隻從俄斐運了金子來,又從俄斐運了許多檀香木(或譯:烏木;下同)和寶石來。12王用檀香木爲耶和華殿和王宮做欄杆,又爲歌唱的人做琴瑟。以後再沒有這樣的檀香木進國來,也沒有人看見過,直到如今。)

13示巴女王一切所要所求的,所羅門王都送給她,另外照自己的厚意饋送她。於是女王和她臣僕轉回本國去了。

14所羅門每年所得的金子共有六百六十六他連得。15另外還有商人和雜族(雜族在歷代志下九章十四節是阿拉伯)的諸王,與國中的省長所進的金子。16所羅門王用錘出來的金子打成擋牌二百面,每面用金子六百舍客勒;17又用錘出來的金子打成盾牌三百面,每面用金子三彌那,都放在黎巴嫩林宮裡。18王用象牙製造 一個寶座,用精金包里。19寶座有六層台階,座的後背是圓的,兩旁有扶手,靠近扶手有兩個獅子站立。20六層台階上有十二個獅子站立,每層有兩個:左邊一個,右邊一個;在列國中沒有這樣做的。21所羅門王一切的飲器都是金子的。黎巴嫩林宮裡的一切器皿都是精金的。所羅門年間,銀子算不了什麼。22因爲王有他施船隻與希蘭的船隻一同航海,三年一次,裝載金銀、象牙、猿猴、孔雀回來。

23所羅門王的財寶與智慧勝過天下的列王。24普天下的王都求見所羅門,要聽上帝賜給他智慧的話。25他們各帶貢物,就是金器、銀器、衣服、軍械、香料、騾馬,每年有一定之例。

26所羅門聚集戰車馬兵,有戰車一千四百輛,馬兵一萬二千名,安置在屯車的城邑和耶路撒冷,就是王那裡。27王在耶路撒冷使銀子多如石頭,香柏木多如高原的桑樹。28所羅門的馬是從埃及帶來的,是王的商人一羣一羣按著定價買來的。29從埃及買來的車示巴女王,每輛價銀六百舍客勒,馬每匹一百五十舍客勒。赫人諸王和亞蘭諸王所買的車馬,也是按這價值經他們手買來的。

(一)

這位阿拉伯王后來到耶路撒冷的所羅門宮廷的事實,曾令許多世紀以來的劇作家、畫家和寫故事的人感興奮。在以男性爲中心的聖經世界,這位幾乎是獨處的女性統治者與埃及克麗佩脫拉一樣,在西方人腦海中,成爲東方奇女子的象徵。這故事令讀者感到欣慰,也令部分讀者感到迷惘和困惑。我們會從所得的不同版本中找出經過更改了的部分重要細節。

歷代志作者只告訴我們這位女王聽聞所羅門的名聲,說她聽見論到所羅門的事,未能肯定是否屬真——但他確信很值得進行一次遠行(代下九1)。列王紀的經文多了一個重要含義:她聽見所羅門因耶和華之名所得的名聲而來見所羅門(1節)。這種審慎的傳統說法,強調所羅門就他本身說是無足輕重的,准有他加添了上帝的名聲才算重要。事實上歷代志作者使女王稱頌耶和華,因他令所羅門「坐他的國亡爲耶和華你的上帝作王」(代下九8)而不是像這裡第九節所說的「坐以色列的國位」,也是抱持類似的觀點。

(二)

女王的使命包括了兩個纏結在一起但不相同方面,即是外交與經商,二者的連繫在今日的世界也一樣重要。它們有需要討論的地方:女王有謎一般的錯綜問題等待解答(在第一節較爲字面的意思是「難題」)。但是正如前面所提的警告,無論所羅門怎樣聰明,我們都不應該認爲他的「智慧」只在言語方面的表達。第四及第五節列舉他做的每一件事,包括宮室的建造及在殿裡獻築的情形,也都納在「智慧」里。她帶來的財寶及她對所羅門的保證都足夠加強所羅門對預期成功的概念。

聖經時代,對於驚人及難解字眼的巧妙運用極爲重視。參孫的謎語(士十四)與他的力氣一樣的發人深省,也都表示他絕非沒有腦筋的職業拳賽者。先知式的預言常故意顯得模稜兩可,以西結書十七章就提及大量謎語及譬喻的使用。但以理書八章描述後期最具危險性的統治者,不僅說是「必有一王興起,面貌兇惡」,而且「能用雙關的詐語」(23節)。預言繼續下去,說他順利的任意而行,「又必毀滅有能力的和聖民。他用權術成就手中的詭計……」(24—25)。但以理也像約瑟一樣,藉著解夢者的聲譽去贏得他的政治身分,這些夢與謎語一樣,都有譏笑與試探的含義。

這樣的技巧被視爲上帝的恩賜,有時候也被稱爲「靈」恩,就像往時以賽亞對耶西之根的寄望(十一2)——

耶和華的靈必住在他身上,

就是使他有智慧和聰明的靈,

謀略和能力的靈,

知識和敬畏耶和華的靈。

當女王完全認識到所羅門各種優點之後,竟「詫異得神不守舍」(5節)。我們通常不會使用這種表達方式的,因女王回應所羅門的措辭仍然大方得體(6—9)。但所羅門在心智較量上獲勝,女王將稱頌歸給他的上帝。(或者在理論上與大衛及掃羅的情形相同,上帝的靈只能與二者之一同在。)

在心智較量之後是異國女王的賀辭,跟著談的是貿易上的進益。第十節初讀起來像是大量禮物的慷慨贈與,尤其是接下轉即談及作進一步的利用希蘭船隻輸送。總之,從第十三節之後,女王能夠得到獻禮後自己所要求的回報。

(三)

古今學者發揮最大創造力的是在描述所羅門開發商業海運事件中的一些細節上。這報導似乎是可能性與幻想的混合。「六百六十六他連得的金子」做爲基準線(14節)是一個極大數字,按古代他連得的不同統計,每年的進益,大約是在一千萬至三千萬元之間!

令人困惑的也是去推測如何按字面的意思理解他施()船隻三年一次一同航海的事(22節)。就他施本身來說,雖說它的地點難以肯定,通常是與羅馬人所知道在西班牙海岸的希臘城鎮有關。但他們運進一些什麼呢?這些貨物是否包括了牲畜,或者只是一些藝術品?古希臘譯文只列出「金、銀、雛鏤石器和木器」——是伊伯利亞半島早已聞名的產品。但是第廿二節的最後一個希伯來字,意思混淆不清,而譯者也可能只用無謂的短句去掩飾他們的無知。這一節最後列入的貨品是「孔雀」與「猿猴」。如果船隻運來的是象牙、猿猴,那就是從北非輸入的貨物;但如果運來的是孔雀,或類似孔雀之禽類,則更可能是來自東非。在東方人的意象中,孔雀尾巴上滿布的雀眼與神明及帝王有關。

十八至二十節的寶座後面也潛藏著一個有趣的意象問題。標準修訂本隨著古希臘譯文將第十九節中間的希伯來字讀爲「牛」(egel)。希伯來傳統本身則保留了「圓」(agol)字。到底是「牛頭」或「圓頂」呢?歷代志作者似乎知道更多令人疑惑的譯法,因他在這一方面以穩重爲前題只記錄「凳子」(代下九18)。所羅門在耶路撒冷的寶座可能包括了耶羅波安神龕中所排除的一個標誌!

貫徹始終常常不是政治鬥爭的特色——甚至宗教性的政治鬥爭也不是。